English|阿拉伯语|日本語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主页 > 新闻 > 社会新闻 >

男子打合作社幌子非法吸存4500万 3300余人被骗 反转

2017-03-16 21:31   来源:未知
男子打合作社幌子非法吸存4500万 3300余人被骗  反转


  承诺高额返利,以“入会”“入股”果蔬合作社方式非法吸收存款,被害人多达3300余人。据被害人回忆,“姓朱的老总请我们吃大餐,让我们边吃边听他讲课,听得我们热血沸腾”——

  “画饼”忽悠了4500万

  

 姚雯/漫画 
姚雯/漫画
检察机关与有关部门一起研讨案情 
检察机关与有关部门一起研讨案情   在山东省龙口市,有人打着果蔬专业合作社的幌子,以承诺高额返利为手段忽悠被害人“入会”“入股”,在短时间内非法吸收存款近4500万元,被害人达3300余人。日前,龙口市法院依法对朱佳利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作出判决,判处朱佳利有期徒刑八年,并处罚金人民币50万元。一审宣判后,被告人朱佳利未提出上诉,目前判决已生效。

 

  朱总请吃饭,附赠生财之道

  2013年7月,朱佳利在工商局注册成立了一家公司,名为四季果蔬专业合作社(以下简称四季合作社),业务范围包括农产品收购、储藏、销售等。当时,朱佳利已过不惑之年,早年曾因犯盗窃和诈骗罪入狱。像他这样脑筋灵活的人,如果能痛改前非,认真组织农产品生产经营销售,发财致富并非什么难事。然而,好逸恶劳的他还是不想走正道,因为总觉得正当经营很难赚大钱,便又开启了空手套白狼的“忽悠模式”。

  龙口市西门村村民李树贵前几年打工有了些积蓄,想着儿子以后上大学、找工作、买房娶媳妇都要花钱,自己还得留点钱防老,钱放在银行收益太低,就在亲戚的介绍下加入了朱佳利的投资项目。如今作为被害人,李树贵对朱佳利所设骗局的煽动性记忆犹新:“当时那个姓朱的老总请我们吃大餐,让我们边吃边听他讲课。他讲的那些,让人听了真是热血沸腾啊!什么四季合作社项目是国家重点扶持的,国家拨了好多钱,让他随便用;什么他手下管着80多间冷库、20多家化肥厂,实力雄厚;还说这个项目既能让农民挣钱,又能让消费者吃上绿色健康食品,是国家未来的发展方向。他还说了好多新鲜词,我也不太懂,听得是云里雾里,反正就知道跟着他投资,就能挣大钱。”

  事实上,朱佳利所宣称的国家重点扶持项目、下属冷库、化肥厂和8000多万元资金,都是他虚构的“大饼”,其本人跟相关企业和单位并无任何关系。然而,通过吹嘘经营项目规模宏大、大谈经济前景等方式,他却成功塑造了自己“商界精英”的形象,为四季合作社在极短时间内集聚了大量人气。看到铺垫得火候差不多了,朱佳利又开始放大招——现金刺激。

  另一名被害人张云告诉记者,他刚认识朱佳利的时候,只是觉得这个老总很有钱,可世上有钱人那么多,他并没奢望自己也能跟他们一样。没想到仅仅参加了一次饭局,他就完全改变了想法。“吃饭的时候,那个老总挨桌发钱,那一摞摞钱我看着都眼热。不过没我的份,人家说这是给老会员的返利。拿到现金的会员AA制承担餐费,其他人可以吃免费午餐。这时候就有很多人去问怎样才能成为会员。那老总说交钱就可以成为会员,不过交钱的数额不同会员级别也不一样,级别越高赚钱越多。”

  一家实体店成了重磅“鱼饵”

  听了“朱总”的答复,又亲眼见到有人拿到返现,很多人心里都痒痒了,但对投资前景仍然存有疑虑。回想当时的情景,张云说:“当时大家都很心动,不过现场很少有人立马拿出钱来投资,大部分人只是很感兴趣,想作进一步了解。”

  一计不成再生一计,朱佳利以足够的耐心和技巧,对有意向投资的人展开了心理攻势。他抓住一些人爱贪小便宜的心理,三番两次请“潜在客户”去当地最上档次的凤凰大酒店吃饭,每次吃饭都会向前期入会的会员发放现金,然后再给大家洗脑,称四季合作社招募三种会员,交500元是普通会员,交1万元是银卡会员,交2.5万元是金卡会员,分别可以拿到900元、1.8万元和4.5万元的返现,投资越多回报越大。每次餐会,“朱总”都精心准备,在用餐大厅中心放上小白板,一边讲投资返现,一边为大家计算返现数额,并现场回答群众的提问,投入产出说得天花乱坠。

  朱佳利一而再、再而三的诱惑,挑起了很多人一夜暴富的欲望。几次现场会之后,一些被害人开始踏入陷阱,并在得到第一笔返现后一发而不可收。2015年7月下旬,被害人王强抱着试试看的心理,在凤凰大酒店向朱佳利交了2.5万元“会费”,成为四季合作社的金卡会员。没有正式发票,也没有合同等相关法律文书,看着手里那张轻飘飘的“工商服务业统一收款收据”,王强直犯嘀咕。没想到仅仅20天后,他就拿到了四季合作社返还的本息4.5万元,不禁大喜过望。此后,王强对该项目高回报、低风险、短周期的优势深信不疑,开始筹钱疯狂投资,并积极向亲朋好友推荐这个项目。

  四季合作社投资项目在被害人的微信朋友圈中疯狂推广时,也曾遇到过质疑:“这家合作社到底有没有啊?平常都经营哪些项目?咱们能不能去瞧瞧?”为吸引更多人上钩,朱佳利抛出了准备已久的重磅“鱼饵”——一家实体店面。这家店设在龙口市芳草小区门口的街面房,有三层,主要经营木耳、蜂蜜、化肥等产品。本是一个普通的农产品销售门店,却被朱佳利包装成直销直营金牌店铺。

  被害人周民山就住在芳草小区,听朋友说自己家门口开了一家不错的农业合作社,就跟家人一起去看了看。“我们去看的时候,店里根本没有多少东西。不过,老板介绍说,店里每一种产品都是他的果蔬合作社生产的,纯天然无污染,合作社有自己的技术顾问和专利,还在全国范围内建立起完善的销售网络,产品比市场价高销量却非常好。如果我们加入这个合作社,不仅能拿到高额返利,还能不定期收到公司赠送的农产品。”面对如此“经济划算”的投资项目,周民山也未能免俗,交钱成了会员。

  案发后,办案机关查明,2015年7月17日至11月3日间,该店面的营业额不过10万余元,还向购买者返还了90%的货款,并向部分会员赠送大量赠品,处于长期亏损状态,其经济状况根本无法维持正常运转,更谈不上向会员支付高额返利。

  5万元换张废纸,发财梦碎

  就在众多被害人自以为找到一条发财致富的捷径并欣喜不已时,噩梦已慢慢朝他们走来。被害人王强告诉记者:“第一次拿到投资返利时真是高兴,那可是20天就赚了2万多啊。不过等我第二次再去交钱的时候,朱佳利说我是在8月15号以前成为会员的,现在必须得变成股东才能继续拿到返利。”王强立即询问了成为股东的流程,得知股东入股的下限是每股1万元,上不封顶。尽管心里有点不踏实,可刚尝到的“甜头”给了王强莫大的鼓励,于是他又投资5万元变成股东。

  这次同样没有合同、没有正规发票,只拿到一张股权证,但和上次同样的好运气却再也没有降临。等了一个多月,王强没收到一分钱返利。他哪里知道,四季合作社根本就没有上市,那些股权证都是朱佳利自行制作发放的,不过废纸一张,却骗了很多人。

  “我等不来返利,急得不行,去找朱佳利讨说法,结果又被他气了个半死。他说股东入股后要退股,必须等到2015年10月1日以后才行,现在退股,会员返利就会减少一大半。”朱佳利的说法让王强欲哭无泪,只得天天缠着他要钱。有时被缠得不耐烦,朱佳利会赠送王强一些木耳、粉丝之类的四季合作社“自营产品”。“现在知道他是空壳公司,那些食品从什么渠道来的也搞不清楚,吃了那么多,不会是有毒有害的吧?”面对记者,王强喃喃自语。

  和王强一样,其他被害人也很快发现了问题:他们的投资返利不像开始那样顺利了。有的即便有返利,也不再以现金形式进行,而是开支票、打欠条、以物抵债。在给被害人画了一个发财致富的大饼吸金近4500万元后,朱佳利通过限定期限、减少支付金额等方式拖延应支付被害人的本息,直至最后分文不给。

  四季合作社靠不断发展会员以拆东墙补西墙的方式运转,随着会员人数越来越多,资金缺口越来越大,终于运转不下去了。令办案人员感到惊讶的是,这起非法吸收公众存款骗局已然被揭穿,来报案的人却寥寥无几,远低于被害人数。甚至还有被害人不肯配合公安和检察机关的调查。一位年过六旬的被害人对办案人员说:“他(朱佳利)是运气不好,出事了。要是不出事,我投的钱说不定过段时间就能拿回来。”

  有类似想法的被害人有不少。与其说朱佳利对他们的“洗脑”成功,不如说是急于积累财富的心理让他们不太敢正视现实。在3300余名被害人中,有人为了凑齐“入会”“入股”资金,拿出了自己准备结婚买房的钱;有人不仅自己四处借钱,还拉着亲朋好友一起冒险;还有人对办案人员表示,自己报案会让朱佳利被抓,那样就更拿不回投资了。他们宁愿守着渺茫的希望也不愿面对现实。

  2016年8月26日,龙口市检察院以朱佳利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提起公诉。该院认为,被告人朱佳利违反国家金融管理法律法规,向社会不特定公众吸收资金,扰乱金融秩序,且数额巨大,其行为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176条之规定,依法构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龙口市法院经审理认定,检察机关指控朱佳利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适用法律正确,判处被告人朱佳利有期徒刑八年,并处罚金人民币50万元,依法扣押涉案赃车7辆,没收随案移送赃款人民币18.5万元,按比例发还给被害人。

    编辑:网络百家乐

相关阅读

首页 国内旅游 西部资讯 网络资讯 国外旅游 国际新闻 网上游戏 娱乐 fifa casino 体育 彩票 戒赌 皇冠 新闻 财经 民声 健康

中国西部资讯网:立足西部,远望世界!

Copyright (C) 1996-2016 中国西部资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