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阿拉伯语|日本語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主页 > 新闻 > 一圈了然 >

要不然以身作则?

2017-06-19 13:38   来源:未知
要不然以身作则?

  医疗卫生资源的配置,说大是个很大的问题,因为“看病难”的问题与此密切相关;但说小似乎也说得过去,因为当下公立医院改革最热门的几个话题都跟它不大扯得上关系。总体上讲,这是个有点尴尬的话题。

  如果不是在北京,这个话题便真的没什么好写的。所以,好在是北京。因为北京的医疗资源配置牵涉的利益更为复杂,也更有趣。

  说是医疗卫生资源,其实重点还是公立医院。虽说前不久北京出台鼓励社会办医“十八条”而引来社会资本喧闹一时,但真正牢牢掌控着北京医疗服务市场的仍是优质而强大的公立医院,尤其是那些历史悠久、声名远播、规模庞大的三甲医院。

  从这些公立医院外迁、新建或扩建的计划中可以看到,其规模和体量都将成倍增长。一个直接的结果可能就是,搬迁后的公立医院将有更大的门诊量。那么这是否会压缩社会资本的办医空间?

  当然,不能无端揣测公立医院的迁移是为了挤压民营医院,毕竟还是有很多正当甚至重要的理由。但如果回溯当年长庚计划进京时,京城医疗界一片“狼来了”的反应,还是能够从中看出,公立医院对于强大竞争对手的忌惮。

  所以,当公立医院计划着在迁移中扩张时,还是有合理的理由担忧,其客观结果可能真的挤压了社会资本的空间。不过,假如公立医院真的怀有竞争之心,可能更好的方式不是扩大规模,而是提高服务质量和运营效率。

  但公立医院的迁移,真的是有正当理由的,比如疏散城市人口,缓解交通压力;比如医院需要更大的发展空间,应对巨大的医疗服务需求。表面上看,两者殊途同归,毕竟政府和公立医院都是“自己人”。但既是“殊途”,就难以避免分歧。

  管着医院的政府部门有卫生、价格、社保、国土等等部门。这意味着医院但凡做个决策就需要各个部门审批一圈,然后一年半载的就过去了。等审批下来,形势可能就变了,比如价格涨了得增加拨款,于是又得做新审批……

  这也就可以理解,为什么医改政策一再提及现代医院管理制度,建立法人治理结构,因为医院需要在经营管理和用人方面享有更大的自主权。当然也可以理解这项制度为什么多数时候只是徒具形式,因为政府部门仍然乐于将权力掌握在自己手中。

  发生在政府与公立医院之间的这种纠葛,很大程度上是一个观念的侵扰:公益性。

  公益性给了政府一个强有力的说辞:为了确保公益性,政府必须在公立医院中起主导作用。什么叫“主导作用”?台面上的说法是,加大财政投入力度,加强绩效考核的力度。但这样一来二去的弄完,政府对公立医院的行政管理可能就更加强化了。

  另一方面,公益性则束缚住了公立医院的手脚。至少引入社会资本参与医院的管理和改革暂时就别想了,被扣上只顾赚钱不顾公益的帽子谁也受不了。这样一来,公立医院仍旧只能在原有的体制内,偶尔在理论上谈一谈自主权。

  那么权力在握的政府部门没有烦心事儿么?也有。因为掌握管理医院权力的政府部门不止一个。换句话说,有些医院,有些部门管不了。正式一点儿的话,就是卫生全行业管理尚没有实现。

  这个在北京又很典型:八路大军办医,而北京市卫生部门只能管理市属的21家公立医院。虽常言道:人多力量大,但力量大的前提是,要有秩序的发力。

  不能实现全行业管理,意味着不同系统的医院可以自行决定自己的发展规划,比如多大规模,多少病床等等。那么当其它系统的医院在扩大规模时,即便北京市真的有心合理布局医疗资源,也难以实现。于是倒不如大家一起扩大规模。

  进而就出现了这样的局面:政府部门对其主管的单个医院控制越来越强,而对公立医院整体资源的调配却显得力度不够。本来较为合理的局面应该是与此相反的。这也是产生医疗资源失衡现状的重要原因。

  为此,医改“十二五”规划中强调了全行业管理,而卫生部门与此稍有不同的是强调全行业属地管理。加了属地两个字,其实是将全行业管理的实现路径更加确定,即各部门应该将各自举办的医院交由地方卫生行政部门负责管理。

  但这显然是让其他举办医疗机构的部门难以接受的逻辑:凭什么?卫生部门应该也可以理解人家的这种心情,这就跟卫生部门不愿意把自己举办医疗机构的职能分出去是一个道理。将心比心。

  到这里,其实解决卫生行业管理问题的症结也就很清楚了:管办分开。这其中的逻辑已不难理解,需要的仅仅是行动而已。那么这个行动,是不是在卫生部门下成立一个医管机构就可以了呢?

  其实评价的标准也不难,就是卫生部门能不能据此理直气壮地要求其它办医部门举办的医疗机构接受其全行业管理。当然,改革总是要循序渐进、按部就班。并不是管办分开以后,一切便“豁然”开朗了。但改革总是讲抓手、讲次序,或者直接地说,首先要以身作则。

  说实话,北京调整医疗资源布局是个很难得的契机,至少从均衡发展的角度也是十分必要的。而且从公立医院的角度讲,在这个变迁的过程中,能否在扩大规模之外获得更大的突破也颇值得期待,比如引入社会资本。

  而在这个新医疗版图构建的初期,做好全行业的规划和管理是非常重要的,可能也是难度最小的时候。待到大局已定,不说一切便没有了可能,只是到时候可能要花费九牛二虎之力,又难免伤筋动骨了。

    编辑:线上百家乐投注

相关阅读

首页 国内旅游 西部资讯 网络资讯 国外旅游 国际新闻 网上游戏 娱乐 fifa casino 体育 彩票 戒赌 皇冠 新闻 财经 民声 健康

中国西部资讯网:立足西部,远望世界!

Copyright (C) 1996-2016 中国西部资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