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阿拉伯语|日本語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主页 > 新闻 > 专题 >

日军是如何虐待战俘的? 手撕鬼子

2017-11-28 11:23   来源:未知
日军是如何虐待战俘的? 手撕鬼子


  1941年12月7日,日本不宣而战偷袭珍珠港,十小时之后,鸡贼的日本人就偷袭菲律宾美军。美国人在太平洋战场上的战争机器还没有开动,孤立无援的美军只能被日本人打得大败,就连日后耀武扬威的日本“太上皇”麦克阿瑟也被打得丢盔弃甲,逃出菲律宾前往澳洲。

  这一仗日本人大获全胜,抓了将近8万多美菲联军俘虏。这些倒霉的俘虏们不知道,落入日本帝国主义的残忍魔爪后,等待他们的将是极为悲惨的命运。他们开始了通向地狱之路的巴丹死亡行军,在这一过程中,美菲战俘强迫转移65英里,有5,000至18,000名菲律宾人死亡,500至650名美国人死亡。更恐怖的是,他们往往死于严重的身体虐待和肆意杀戮,后来这件惨案被联合军事委员会判定为战争罪。

  

 

  巴丹死亡行军雕塑

  不给饭吃不给水喝

  投降后的美军先遭到了一轮日军的洗劫,各种物资都被日军收缴。如果有人身上携带着日本产的东西或日元,就会被日军打死,因为日军会认为这些日本东西是从日本人手里抢到的。日本军官罕见地出现善意,他们会分享食物和卷烟。没过多久他们的本性就暴露出来,为了抢金子甚至把美国人的金牙敲下来。

  然后日军就命令他们转移65英里前往奥德内尔集中营。然而一路上蚊虫肆虐,疾病流行,日军本身的后勤也十分糟糕,往往自己的士兵都养不活,又哪里会有多少口粮给这些战俘呢?

  于是糟糕的就是战俘的口粮和饮水补给了。日军基本不会给战俘吃饭,有的战俘在8天的行军过程中,仅仅获得了一个3英寸大小的饭团。不给饭吃就罢了,日军还禁止战俘自己去找食物。路边的菲律宾人出于同情,有时候会向战俘扔一些食物。但日军会向扔食物的菲律宾人开枪,并强迫战俘观看他们杀死这些可怜的菲律宾人。有幸存的战俘回忆:“我仿佛看到了过去吃过和喝过的所有好东西:夹着干酪和洋葱的汉堡包、奶昔、啤酒、可乐。”

  

 

  不仅不给战俘吃饭,日军还不给战俘喝水。他们故意让战俘在烈日和尘土飞扬的路上忍受口渴,即使战俘再怎么口渴都不让他们喝水。有的时候日军会放战俘去喝水,然而接着日军就会看心情捅死正在喝水的战俘。或者日军会允许战俘在水牛游泳的烂泥坑里喝水,一边看着他们喝肮脏的水,一边在旁边嘲笑他们。喝了肮脏的水,战俘则很可能死于腹泻或其他疾病。

  谁敢减慢速度一律杀死

  司令官本间雅晴曾明确下令,对于不能坚持走到战俘营的俘虏一律消灭掉。而日本人则也喜欢随随便便殴打乃至杀死战俘,这帮战俘也就只能死得随机——而且随机概率大概四分之一。

  最拖慢行军进度,坚持不了行军的应该是伤病员。得到应有的救护?你想多了。他们被视为“累赘”直接杀死。日本人之残忍,还在于他们强迫美军战俘活埋他们伤病的同伴。拒绝这样做的人,也会被打死或活埋。

  

 

  日本人杀人是这样杀的:走得慢掉队的,杀;偶然走出队列的,杀;不小心跌倒的,杀;听不懂日语而没有及时回应的,杀。杀人前一般不加警告,直接用刺刀捅死,或者用指挥刀斩首。怎么让战俘掉队呢?随心所欲提高行进速度,你慢你就得被杀。什么,你内急?敢于停下来大小便的人一律处死,所有的战俘不得不一边走路一边把屎尿拉在裤子里,整个队伍臭气熏天,晚上睡觉更是酸爽,因为喝了污水而感染的痢疾也在晚上宿营时到处传播,每天早晨都会发现又有很多人死亡。

  恶劣的战争罪行未被彻底清算

  在最后的路段里,战俘被装上小小的闷罐车。车厢很小,原本只能装30个人的车厢被塞进八九十个战俘。车厢里没有足够的空间让所有战俘都坐下来,呼吸不到新鲜空气的战俘就只能窒息而死了。

  战俘们到了集中营后,悲惨命运仍然没有结束,食物恶劣短缺,卫生条件极差,睡眠场所封闭拥挤,日军依旧随意殴打和虐杀战俘,大约2.6万战俘就死在了集中营。这样算下来,最初俘虏的将近八万人,就已经死了一半了。

  看着战俘饱受虐待,日本兵喜不自胜说:“美国人高大而软弱,日本人矮小而强壮。”侥幸活下来的美军,一个个患上了疟疾、痢疾、营养不良、脱水、肺炎、脚气病、白喉,体重减轻了三分之一甚至更多。

  

 

  美国国内宣传巴丹死亡行军的海报

  麦克阿瑟抛弃菲律宾美军后,居然还有脸把司令部代号改叫“巴丹 ”,说要为美军报仇雪恨。虽然日本最终战败,巴丹行军的司令官本间雅晴也被枪毙,巴丹行军成为战争罪行,但是罪魁祸首辻政信居然逃脱了审判和制裁,不得不说,日本对二战罪行的清算还差得远呐!


    编辑:admin

相关阅读

首页 国内旅游 西部资讯 网络资讯 国外旅游 国际新闻 网上游戏 娱乐 fifa casino 体育 彩票 戒赌 皇冠 新闻 财经 民声 健康

中国西部资讯网:立足西部,远望世界!

Copyright (C) 1996-2016 中国西部资讯网